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古今贝博下载 > 当代晋商

    当代晋商

    晋商专家梁小民:商帮只能产生封建商人

    发布时间:2010-06-21   来源:河南晋贝博主页

     梁小民

      清华大学EMBA特聘教授、北京工商大学教授

      中国商帮“作道场”的“壳”是中国的社会,在这样的“壳”里,只能产生封建商人。

      封建商人与资本主义企业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。他们都通过经营企业来获得利润,但所从事的行业、利润的获得与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,这些就决定了他们所体现的精神和所代表的生产方式不同,从而在社会进步中的历史作用与地位也不同。

      资本主义企业家主要从事制造业,他们的资本是产业资本,但封建社会的商人主要从事流通业,其资本主要是商业资本和高利贷资本。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第三卷中分析前资本主义的资本时曾经指出:在那个时代,商业资本“发生过压倒一切的影响”。换言之,商业资本处于主导地位。而且,“高利贷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前的时期借以存在的特有的形式,也有两类”。这两种形式,“第一是按高利的贷币贷借给那些阔绰的人,主要是贷借给地主;第二,是按高利以贷币贷借给那些自有其劳动条件的小生产者,其中包括手工业者,但特别是农民”。马克思特别强调,“高利贷资本有资本的剥削方式,但没有要它的生产方式”。中国各个商帮从事的行业,他们的资本形式正是与此相当一致的。

      中国商帮进入制造业或手工业的极少,除了龙游商帮等小商帮涉猎造纸、采矿等不重要的行业之外,主要都从事商业,即使进入手工业也是为商业服务,或者是寻找手工作坊进行加工、代理。例如,粤商向外国出口瓷器,也曾在景德镇、佛山向瓷器业订货,按外商的要求或按外商提供的图案生产专门用于出口的瓷器 (今天在外国博物馆仍可看到这类瓷器),但并没有向瓷器业投资或自己建厂。同时晋商经营铁器、烟草,徽商经营茶叶,洞庭帮经营布匹、丝绸,都不是自己生产,而是采取收购或加工订货方式。明清时,中国手工业也相当发达,但并不由商帮投资或经营。

      中国商帮主要从事商业流通和高利贷两大行业。商业有“行商坐贾”之分,即从事长途贩运和开店经营。此外还有牙商,即从事买卖之间的中介活动。无论哪一个商帮都以行商坐贾为主,且主要以行商为主。

      在各个商帮中,高利贷也是相当重要的一块。中国封建社会的高利贷行业以典当、印局(不要抵押的短期高利贷,也称为“印子钱”)、钱庄、账局和票号为主要形式。各个商帮几乎都有涉猎,但最主要是晋商、徽商和宁波商。当时人们用“腰揣四大恒”来形容富有。“四大恒”就是宁波商人在北京开的四家钱庄,因为每一家的字号中都有一个“恒”字,故把这四家钱庄称为“四大恒”。在清代的金融业中晋商的票号名气最大,票号不仅汇钱,也从事高利贷借货业务。“货通天下,汇通天下”就是商品交换和高利贷两大行业。不仅晋商如此,其他商帮也如此。中国商帮从事的这些行业,就决定了他们的赢利方式不同于资本主义企业家。

      当然,封建商人与资本主义企业家最本质的差别还不在于经营行业的不同,而在于他们的追求不同,或者说精神境界不同。封建商人与资本主义企业家有什么本质差别?资本主义企业家有什么本质特征?马克斯・韦伯在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中作了经典性论述。无论是封建商人还是资本主义企业家都想赚钱,或者说“钱,只要能赚,他就想赚”。这种出于人本能的金钱冲动,对任何人都一样。但资本主义企业家“人竟被赚钱动机左右,把获利作为人生的最终目的。在经济上获利不再从属于满足自己物质需要的手段了”。换言之,资本主义企业家把获利作为人生的最终目标,获得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需要,而是一种事业。因此,赚了钱就要投资于生产,不断扩大企业规模,赚更多的钱,或者用马克思的话来说,就是一种无止尽地追求剩余价值的冲动。封建商人赚钱是为了积累财富用于满足自己的各种需求,包括物质与精神需要。因此,他们就不是把赚的钱用于扩大再生产的投资,而是用于各种非生产性投资。

      中国商帮的封建性体现在除了晋商的主流安于商业、在商言商,甚至以商为荣以外,其他商帮都是“被经商”,即被迫走上商业之路,心中并不愿意经商,也看不起商。因此,尽管经商了,但心中的最大理想仍然是“仕”。在经商改变了经济状况之后,就让子弟走“学而优则仕”之正途,甚至耻于言商。许多成功的徽商都不愿意向子孙讲自己从商的经历,也不让子孙经商。还有一些商人,也许淡泊名利,不想让子孙走仕途,但致富后仍要玩文化。传统的观念是“耕续传家”,经了商也要“商续传家”,以享受文化为荣。

      因此中国的商帮中纯粹的商人少之又少,其最明显地体现在他们利润的使用方式上。资本主义企业家把利润投资于扩大再生产,而中国商帮把利润用于非生产性投资。这种非生产性投资首先是购买土地。在农耕社会,土地是最主要的生产要素,因此也被作为最可靠的资产形式。各个商帮的商人有钱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买地。历史记载,晋商在有钱后“且多置买田地”。不仅回本乡买,而且到外地买。1786年,河南大旱,有些大户人家也不得不贱卖土地,于是“贝博下载富户闻风赴豫,乘机放价,准折地亩取利”。道光年间,贝博下载长治人宋良弼经商洛阳,遇上荒年,当地人卖地他迁,宋则“以贱值得膏腴田数百亩”。不仅晋商这样,各个商帮也都如此,历史上这类商人买地记载不计其数,连作为海盗集团首领的郑艺龙也“田园遍闽广”。所以,中国封建社会的商人都是商人兼地主。

      其次,在中国人的思想中,房子和土地一样是可靠的资产形成。因此,有钱之后另一件事就是盖房子。有商帮的地方都有辉煌的建筑,徽州的民居,晋商的大院,都是当年他们所盖的房子。晋商乔家大院占地8700平方米,房屋313间;太谷的曹家大院占地6700平方米,有房276间;榆次的常家大院占地超过10万平方米,房屋达1500余间。贝博下载的晋商大院远远不止这三处。其他商帮建筑也许没有晋商、徽商的名气,但在当地一定是最好的房子。

      第三是把钱用于窖藏。这种窖藏有回避风险的想法,但更多还是作为财富的一种储藏形式。窖藏起来的货币是不会生钱的,资本主义企业家决不会做这种事,但中国商帮的许多人都采取了这种做法。徽商的窖藏极多,在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时,“纵兵大掠”,才有“窖藏为已一空”。贝博下载晋商渠家窖藏之多,谁也不清楚,仅闫锡山当政时一次就挖出30万两白银。

      除此以外,就是用于满足自己的物质和其他需求,即用于消费而不是生产。各个商帮在开始时还注意“勤俭节约”,甚至把“勤俭持家”作为家风。但致富后,奢侈之风却相当盛行。徽商大概是最会享受的。清人李解的《扬州画舫录》就记载了徽商的奢侈,“扬州盐务,竞尚奢丽。一婚嫁丧葬,堂室饮食,衣服舆马,动辄费数十万”。晋商中沉醉于声色犬马中的也不止一家,尤其是晋商中吸食鸦片者相当普遍。曹家男女老幼皆吸食鸦片;乔家一向以“勤俭持家”自诩,但第五代乔映霞以后也人人吸大烟;许多晋商大户,如蔚字五联号的东家侯家,日升昌的东家李家,祁县的渠家等最后都毁于鸦片。

      如果说,以上的奢侈还属于物质享受,那么精神上的享受就是用钱买官。在官本位的封建社会里,官是地位象征。因此商人在富起来之后,无法通过科举当官,都要通过“捐输”、“捐纳”,用钱买一个虚职官位。不仅本人买,甚至为死去的先人和未成年的子孙买官。当然,这种捐输不一定是商人自愿的,更多是被迫的。无论哪一种原因的捐输都没有用于生产性投资。当然除了买官外,也还有用于其他文化享受的,如徽商资助徽剧,晋商资助贝博下载梆子,徽商资助的新安画派和扬州八怪等。

      经商的利润最后一种用途是用于资助公益事业,如救灾、扶贫、教育、修桥修路、慈善等事业。应该说,这种支出尽管没有用于生产性投资,但还是有益于社会的。资本主义企业家在成功之后也把许多钱用于这类社会公益事业。

      由于中国的商帮把经商赚的钱没有用于非生产性投资,因此,他们的经商很快就到了“顶峰”,不想也没有去追求更大的发展。在许多小商帮中,“小富即安”的思想相当普遍。这就限制了他们做大,谈不上以后的转型。中国商帮尽管也曾轰轰烈烈,辉煌一时,但在社会转型时,绝大多数都以衰亡结束,没有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,这是中国商帮之悲,也是中国历史之悲。